Dream梦想博客

一个热爱网络的90后的博客

有一种遗憾叫爱错,有一种深情叫爱过

《有一种遗憾叫爱错,有一种深情叫爱过》
“薛之谦在演唱会上说,“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袖子卷进去吗?今天我有一句话想跟一个人说。她虽然没有联系过我,但我觉得她应该来了,高磊鑫。我有个承诺,到今天上海场才做。全是汗,这是我演出最紧张的一次。”随后他拿出吉他开始弹唱《安河桥》。据悉,薛之谦曾在十年前对高磊鑫承诺过,要在演唱会上边弹吉他边唱歌给她听。如今,二人虽然离婚,天各一方,但薛之谦还是大胆地在演唱会上完成了对她的承诺。同时,在演唱会现场,还有粉丝拍到了疑似高磊鑫的女子,该女子发型以及戴的鸭舌帽跟高磊鑫之前曝光过的照片一样。”来自新闻
薛之谦上海演唱会上为前妻演唱的《安河桥》火了,可能要不是薛之谦自己提起前妻高磊鑫,大概大家早已将他当初离婚的事情忘在九霄云外了。薛之谦说他是为了一场十年之约,彬彬有礼地弹着吉他唱“让我再看你一眼,从南到北”,他唱得低沉沙哑,略带哭腔,刚一开口,就让人动容。
这不觉让我想起另一个人。
李宗盛2014年的台北演唱会上,他尝试与林忆莲隔空对唱的方式重新演绎《当爱已成往事》,但是当林忆莲的声音刚刚落下,他还未及完全开口,就忍不住哽咽了起来。
爱情说起来简单,但理清楚却很难。
歌里唱:往事不要再提,人生已多风雨。但我们往往最爱提的就是往事,最放不下的就是回忆。

前两天深夜和朋友在南京喝酒,不知不觉聊到过往的感情。他说,是不是每个人的第一次,都爱得刻骨铭心,是不是每个人的第一次失去,都难过得痛不欲生?后来大家把话说开,说起自己的初恋的青葱岁月,想起那个相信永恒和敢于承诺的自己,觉得幼稚可笑,又无比怀念。

2008年的夏天,我和喜欢的人在高考之后的十字路口分别,相去近十年,每每回想起来,都会觉得时间过滤了太多的东西,除却悲伤和遗憾,更多的是沉淀下了值得回忆的部分。

那几年,喝过不少的酒,也流过不少的泪,就像《安河桥》里唱的那样——那些夏天,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,代替梦想的,也只能是勉为其难。而后再遇到相爱和失去,遗憾与难过,却也开始渐渐麻木,不再因为抽离的伤感而一蹶不振,好像所有的眼泪都留在了那个夏天。

十年前,我们想过去同一个城市,念同一所学校,在可能的情况下,安定下来,一起工作,进而十年之间所有的规划,根本没有我们想的那样简单,甚至可以说,还没开始,就已经崩坏。后来我们的联系变得越来越少,渐渐趋于没有了。

朋友说,“爱过”是最难和自己和解的一件事。

那一年,朋友在南京,他的对象在成都,一开始每天电话里的甜言蜜语到后来无谓的争吵,让他不得不隔三差五从一个城市飞往另一个城市去和解,如果不是因为爱,他说他也不会傻不拉几地去花那些根本没有意义的钱,周而复始的折磨,将近三年的感情,最后因为一句“算了”就此了结。

那一年,朋友爱了一个女生四年,毕业的时候,一时酒醉,终于敢说出口,女生默默地答应了他。他在最短的时间内,给了她最多可能的爱,很快就到了离校的日子,她没有答应跟他一起走,他就打算翻山越岭去找她,她开始逃避,他却始终没有放弃,最后女生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,他才知道这场爱情真正变成了过去式。

那一年,他打包行李回到家乡,辞掉了大城市的工作回去找她,一开始她兴奋不已,想着两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,他们经营起自己的小窝,开始计划着接下来的每一步,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,他习惯了大城市实力为主的工作方式,不愿意阿谀奉承去讨好上司,换来的是三年都没有升职,她开始责怪他,催促他,甚至质疑他为什么要放弃大城市的工作回来找她,两人终于一拍两散,从相恋到分开,八年就此而过。

尽管如此,朋友们依旧在酒后说起故事,满心惆怅,看似一笑而过,实则苦笑不堪。

都说我们缅怀过去的爱情,其实是缅怀那时的自己,可谁又能说,我们缅怀的不是那再也不会轻易迸发的悸动呢?

年少的时候,我们相信爱情会有《甜蜜蜜》结局一样的奇迹,沧海桑田的错过换来一笑泯千仇的重逢,可是后来我们才知道,大多的爱情只会像《春光乍泄》的结局,心里想着“由头来过”,却根本只能相忘于江湖。

错过了我们爱错的人,放手了我们爱过的人,有一天我们渐渐明白的是,人与人的感情莫过于四个字——你好,再见。

所有的情深缘浅都是人生若只如初见。

多谢爱情这堂必修课里,我们都做过彼此的老师,至少在那个过程中,我们都执着而认真去相信爱情可以有满分。

打赏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