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ream梦想博客

一个热爱网络的90后的博客

我不是药神:这世上只有一种病叫穷病?

《我不是药神》爆了,爆炸程度几乎赶上了《战狼》。每天早上我打开朋友圈,五条中至少有一条是关于这部电影的,所以几乎不用我来推荐,我相信你也会走进电影院去看了。

看完电影的那天晚上,我的内心也非常震撼,对于电影的内容,我和朋友讨论了很久,不管是笑点,哭点,还是社会痛点,其实能够被谈论的,都被谈论过了,但最后我们的话题点落在了电影里一个反派——卖假药的张长林身上。

记得电影里,徐峥扮演的程勇从放弃卖药到重新卖药的时候,张长林找到他,对他说,你以为你降价卖药就可以救所有人了吗?其实到头来,这世上只有一种病,就是穷病。

相信看过电影的朋友都知道,电影里患有慢粒白血病的患者,需要购买高价的“格列宁”才能治病,而程勇通过印度走私了一批“仿制药”低价卖给病人,来帮病人解除痛苦。我们尚且不论这样的行为到底是对是错,但张长林的那句话,确实打在了我和朋友的心口上。

在那之前,黄毛曾对程勇说,虽然你只卖5000一瓶,但你可曾想过多少人连5000都没有。

朋友说,是啊,张长林说得一点也没错,这世上穷人永远是占大多数的,贫穷和疾病一样可怕,一旦病魔来袭,没钱买药,只有等死。特别是在中国,现在的中国,真正因为穷而吃不起饭的人大概很少了,但是因为穷,生病吃不起药的人呢,依旧和蚂蚁一样多。所以,中国人啊,每个人都迫切地希望自己有钱,摆脱贫穷,甚至对贫穷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嫌弃。

他说起他老家一件真实的事情,从去年开始,他们区县的学校已经招不到好老师了,甚至很多在职的老师都辞职转行了,那些离职的老师都说了同样的话,工资太低了,真的没有办法,身边的人一个个过得越来越好,自己起早贪黑劳心劳力,每天被升学率逼死,但是根本没人看得起老师,最后拿到手的那点工资,还抵不上许多人的零头。

在朋友的老家,现在但凡谈婚论嫁,听到对方是个中学老师,都敬而远之,没有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呆在中学教书的男人,他们都嫌老师工资太低了,他们一个劲儿地把女儿往有钱人手上送,就是害怕一个字——穷。

他们区县有个老师,存了多年的钱,好不容易给自己孩子买了套房,结果母亲被查出来癌症,每天大笔大笔的住院费和医药费几乎已经让他快要过不下去了,为了给母亲治病,最后只有把给孩子买的那套房先卖掉了,然后到处求医问药,还被骗了,他一个月工资就四千来块,医药费每个月就是好几万,就那么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有一次在医院真的哭了,觉得自己特别没用,一辈子也没赚到什么钱。

原本有那么一刻,连我都被朋友的话说动,好像钱确实是这个社会最好的通行证,但我仔细一想,立马就觉得不对了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教师这种过去人人敬仰又高尚的职业,都被世俗压迫得抬不起头了?

“你要认识有钱的朋友,你要嫁给有钱的男人,你要成为有钱的人才能在这个社会上拥有话语权,只有钱,是你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。如果你没钱,就必定是优胜劣汰里被淘汰的那个。”这是我在某一次和朋友喝酒的时候,听到旁边桌的人在教育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的话。当时我觉得太可怕了,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这样去定义成功和价值,那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?那些没钱的人,会被指着鼻子说——因为你穷,所以你有病,没人救得了你。

对于中国人来说,钱太重要了。

这种恐慌感来源于,过去的几十年里,中国人真的穷怕了,所以一代人告诫一代人,只有钱才是唯一让你安全的东西。

可是,钱再重要,就可以将“穷”归功于是一种病吗?

这个时代就是笑贫不笑娼,以至于多少人为了钱干着违法犯罪的事情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,人们的价值观里,对价值的概念已经发生了扭曲的误解,觉得只有钱才能代表唯一的价值,其他都是空谈。

前段时间有个帖子,讲中国学生到国外留学,喜欢吹嘘自己家有几套房子,换在中国,要是你说自己在家有八九套房子,听到的人一定会投来羡慕的眼光,在外国人看来,这种浮夸式的炫耀在他们眼中无疑是一种土著呐喊的行为,简直像是非洲人说“我家囤了一万袋大米”一样。外国人对房子的概念,没有像中国人那样迫切地需要用地产资产来衡量自己的人生。但换到中国,如果一个人到了三十多岁,没钱,没房,没车,不管别人是不是开始看低你,自己内心也会惶恐不安。比如美国年轻人基本不关注扎克伯格的身价,更关注的是他所做的贡献。

与此同时,我想起帖子里提起的另一件事,一个前往美国藤校留学的留学生,在父母和亲戚眼中,他去国外无疑是镀金的,回国之后,自然有高薪的工作等待着他,走在哪里都吃香。但是,当他快要毕业的时候,他申请到了克林顿基金,很快要去西非的塞拉利昂做义工——就是那个爆发伊波拉病毒、前两年刚刚结束内战、疟疾横生的国家。父母一开始非常担心,不肯让他去,甚至请求他放弃,但他们家的小儿子问他妈妈,那你觉得谁应该去?最后,母亲给儿子留了两句话:

  1. 我过去并未真正的关心过贫穷的人,我只愿意付出自己多余的去帮助他们,并没有准备好牺牲自己。
  2. 我目送你进藤校的时候,是希望你将来有更好的生活,最后却变成,你想要一个更好的世界,是我没有跟上你的成长。

看到这两句话的时候,我感慨万千。对于这个前往西非的男孩,他的伟大在于他理解了生活中自己存在真正的社会价值,而不是简单的金钱换来的社会价格。

在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里,徐峥扮演的程勇,一开始就是社会最底层的loser,没钱,没地位,妻子离开了他,甚至要把孩子带走,他上有老,下有小,然而自己人到中年,一事无成。按前面所说的,他就像是被社会淘汰的那个,“病”了,而且“不轻”。就是这样的他,因为自己父亲生病需要钱,又得知走私“印度格列宁”可以赚钱,于是铤而走险,虽然是仿制药,但是价格比正版药便宜许多,功效还一样,他就想着谋私,不,想着“治病”,治自己的穷病,他要变得有钱,还要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,他要让别人看得起他,他连听到一声“勇哥”都开心得不行。

可是当那个卖假药的张长林出现,要拉他下水,否则就举报他时,程勇选择了退缩,一方面,他有钱了,他赚够了,他根本不必犯着为了一群病人,把自己赔进去坐牢,所以他不再卖药了。他的“穷病”治好了,但病人们的病却再也没人惦记了。

转眼,程勇用赚的钱开了厂,买了车,生活也越来越好,好像过去那个穷困潦倒窝在印度神油店铺的男人被钱治好了。直到当初找到他的老吕因为白血病去世了,他才得知,他当初的一撒手,那些病人再一次陷入了绝境,他们没钱买药,但他们想活,程勇最终问清楚了自己,到底是赚钱重要,还是救人重要,最终他选择了救人,自己赔钱也要把药进回来,2000进价一瓶的药,他500卖给病人。

就是在这一刻,我相信,在场的所有观众都会动容,是因为他终于不再把赚钱当作生活的意义,而是将社会贡献当作了自己必须要做的事,哪怕犯法铤而走险,他能多救一个人算一个人。

《我不是药神:这世上只有一种病叫穷病?》当张长林提出“穷病”这个词时,为什么他一个江湖骗子可以说得那么理直气壮,而像我朋友这样的大多数人,会觉得他的概念理所应当的说得在理。所以,到底社会价值观是怎么出现了问题?

当那个大学生决定奔赴南非的时候,当程勇决定以2000进价500售价卖出给病人治病的时候,我不禁在想,我们到底是希望要一个更好的自己,还是一个更好的世界,我们真的要通过物质积累才能成为更好的自己,还是精神的富足,同时对社会的贡献,才算是更好的自己呢?

或许有人会说,正是因为程勇有了钱,才能去做那些事,但其实电影里,并不是只有程勇一个人在付出,真正在贡献,在牺牲的从来都不是他一个人,还有一直给程勇充当翻译的刘牧师,说不能对不起上帝,却还是再为更多病患打通渠道,还有倔强但是为程勇开脱最终去世的黄毛,以及那个一直被良心拷打,说要“放弃”的警官曹斌。所以不取决于你到底是否有钱,而在于你到底是否愿意付出。

当我们活在这个“钱时代”社会的时候,一个程勇站出来显得那么特别,才会让那么多人感动,觉得他是“药神”,但只有无数的程勇站出来时,我们才会因为一个个更好的自己,意识到自己拥有了更好的世界。

 

打赏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